波波愛Mayday

宠爱

时间鱼:

你的宠爱,他的特权。




你与他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正式会面却相见恨晚,当晚就在你家聊天到天亮。




你和他的教室一南一北,距离甚远,但是你每天仍下课来回地跑去找他。




你的第一把心爱的吉他,是和他一起去买回来的。




当初亲人反对你和他混在一起,你坚持,你说他很有才气!




后来在破记录演唱会上,他问你会不会后悔,你大声喊不会!




你总觉自己唱歌不好听,他却不这么认为,一次一次地拱你,你就开口轻唱。




你总能承受住他的重量,在他把自己都压向你的时候。




你总是宠着他,任他在台上闹你、整你、逗你。




当然也从来只有你可以打他,踢他,踹他。




有一次你唱歌的时候,他逗猫似地拿走你立麦,你笑着,边唱边跟着他走。




他在你弹琴时各种捣蛋,按住你的弦或要走你的PICK,自己弹了起来,看向你笑得像个孩子,而你也跟着一起笑。




他喜欢拍你,把焦点对准你,你放任他把相机近到快贴你脸上,也任他勾勾手就自觉让伸出手来给他拍。




他说你屁股很翘,把你推出来展示,你笑着反抗两下就乖乖顺从了。




他喜欢喂你吃东西,哪怕有时侯小小的恶作剧,你也总是很捧他的场。




他不喝酒,习惯就把酒往你杯里倒,你也习以为常的为他挡酒。




你关心他,在他工作时不小心睡着时会给盖上毯子。




你会去市场买菜,亲自下厨,注重营养的做饭给他吃。




工作之余,你会喝点啤酒,他买点零食,窝一起看个碟或是一句一句聊天到天亮。




室外5度的台上他脱掉外衣,你一直惦记着,在工作人员要收走时亲自拿了回来。




他状态不好的时候,你经过他身边,下意识就地摸摸他的手,瞬间就安抚了他的情绪。




他站在那一脸严肃紧绷着时,你背后经过轻轻撞了他一下,他就立马笑开了花。




他指名要弹你的吉他,指名要你当麦架,你统统说好,要多少都给你。




他在后台为大家清唱最后一支歌你坐在他身边默默的陪着他。




他被别人呛声时你第一时间站出来护航。




他被拱讲笑话,你说好啦,你们也知道不可能的。




他总是起哄整别人,难得一次他被弹额头,你就在他身后温柔护着。




你说他是既幼稚又幼稚,却也幼稚的配合他在那么多人面前绕话筒玩牵手。




他从歌迷那要来了精灵球,埋伏着准备收服你这只怪兽,你默契十足的配合他,完美Gotcha!




他说你只写歌给最疼爱的人,你有点点讶异,最后还是轻轻承认了。




他多少次对你唱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号召大家给你加油打气,你就这么宠溺的笑着,答应着。




他自己不爱过生日,却必定帮你过生日,你便任由他给你唱生日歌,召集万人给你最大的祝福!




他在一年的23点11分给你写了生日祝福,而你在第二年同个时间点分秒不差的回应了他。




他生日时许愿团员唱歌他弹琴,一个人孤单的站在远处,你看向他,然后率领大家走到他身边,将他团团围住!




有人疑惑他所写的词,你说他不会写没有意义的词。




有人说他常常唱错词,你说词是他写的,他想怎么唱就怎么唱。




有人说他声音变沙哑,你说你知道他花了多久时间练沙哑腔吗?




有人说他唱功只五分,你沉着脸“不小心”摔了话筒,直接说下一题。




他感冒了却仍顶着巨大的压力连续多天表演,超越了体力和耐力的极限,却仍有人不理解。




你心疼不已,你气极败坏,你难过,你担心,你喝醉了。




你说他很努力,他越唱越好,他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




你说他是一面墙,他是在所有范畴里跟你一对一单挑都不会输的人。




你说他的嗓音到时保证可以吓坏你!




你说他不管是心情好还是心情不好,唱的都很好!




你说他每次交出来的词曲,都是你心中第一名喔!




你因为他没得奖而难过,也因为他获奖感动到眼角湿润。




你的宠爱,你的照顾,你的叮咛,




你的保护,你的温柔,都给了他。




你说对天使没有概念,他说你就是,你可写出一首天使。




你对他的好,是否太好,也许只有他知道。




你说在一起,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他说我们仿佛天生在一起,用不完的默契和话题。




你说有了更多想做的事与想去的地方,


他说我们曾走过无数地方和无尽岁月,搭着肩环游无法遗忘的光辉世界。




你说感受到了照顾与被照顾的美好,


他说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你在对谁说呢


他又对谁说呢




你说有遗憾,有悲伤,有释怀也有点希望,




像保护着心里那一点烛光般的第三个愿望。




而他曾写下那反白的第三个愿望是「一辈子和你,慢慢变老」。




后来的后来




他问你再来走个二十年可以吗?




你说行!用走的用跑的用飞的用爬的都行。




后来的句点,不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FIN



Plumage_Su:

演唱会上巨大的轰鸣声已经远去,上海冬季的气温并不像小岛上那样温暖,即使进了酒店房间温尚翊也并没有很快脱下外套,还想借着余温再暖和一下身子。


另一张房卡照例给了陈信宏,温尚翊闭着眼靠在沙发上,听到刷卡的声音便起身去迎他。


 




“生日快乐。”


这四个字陈信宏在今天怕是已经听腻了,温尚翊在抱住裹着寒意的北极熊时这样想。


他有好多话想说,可还是用一个拥抱代替了。


 




“没有其他的表示吗?”


温尚翊抬眼看对方不正经的样子,笑他幼稚的同时也踮起脚和他交换一个甜腻且绵长的吻。


他知道陈信宏还不满足,自己也是。


 




被推倒在床上时温尚翊还以为接下来会和自己想的一样,沾湿的眼眸和发梢,紧密的拥抱与结合,以及晃动的,希望永恒的景象。


他承认冬季确实需要做一些事来提高温度驱散寒气。


他以为对方也是这样想的。


但陈信宏只是抱着他。面对面的,如过去十几年前那样,温柔地看着他。


 




“18岁又好几百个月的主唱,是开完演唱会没体力了还是怎样?”


温尚翊开着玩笑避开他的视线,尽管他嘴上一直不承认这种感觉叫害羞,但发烫的脸颊还是诚实地向对方透露,隆隆的心跳也按捺不住,指引着他靠近那团温暖的光源。


“想抱抱你。”陈信宏瓮声瓮气地说,语调让温尚翊觉得有点好笑。


“那你可别把感冒传染给我。”温尚翊故意推推他,栗子头就跟他较劲,凑过去吻他笑开的嘴角。


当然吻到嘴角是不知足的,两人像幼稚的孩子在床上滚来滚去,陈信宏压在温尚翊身上在锁骨处留点痕迹,温尚翊不甘示弱地也在他白嫩的脖颈上咬了一口。


 




“手还这么冰。”


温尚翊不小心碰到衣角下他的皮肤,陈信宏停下动作,皱着眉拉下他的手握住。


“让你戴手套还不听。”


“摇滚乐团的吉他手居然戴手套弹吉他,说出去都要被笑死。”温尚翊想着今天上台前陈信宏非要塞给他一副手套要他戴上,他自然不肯,脑补一下戴着手套弹吉他的场景就一点都不ROCK。所以直到陈信宏脸拉下来,他才勉强将手套揣进口袋,在台上冻到不行就拿出来戴上。


表面上的争执藏不住对于对方的关心,一旁的贝斯手见此情景翻翻白眼,一边可怜另一位吉他手没有这样的待遇,一边又吐槽鼓手一点都不善解人意。


“拜托你也跟阿信学一下啦。”弹贝斯时嘣嘣嘣手也很僵好不好。


鼓手挠挠头,他是没准备什么,但拉过贝斯手的手揣在兜里时,看到对方别扭地转过头,泛红的耳尖被长发遮掩,猜想这样的保暖效果应该也挺好的。


 




“你手冻得跟红萝卜似的我才是要心疼死。”陈信宏摆出一副凶凶的样子,不过温尚翊摸摸他的头毛,再乖乖表示下次不会这样,对方就变回顺好毛的大猫,钻进他怀里。


“很久没好好抱着你了。”


“是啦一般你都直接提枪上阵的。”


“难道你不是?”陈信宏捂住嘴笑,制止住对方张牙舞爪想要骑到自己身上的意图。


 




“有没有看到我摆在你房间里的花?”


温尚翊想起今年他还没给陈信宏买生日礼物,想说回台北时再补给他,对方却给他送来一束花。


“歌迷都说今天我要送花求婚。”陈信宏眨眨眼继续说。


“其实花我有买,求婚,我也想过。”


“只是我求过好几次,你都没答应。”


陈信宏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所以那时说的“嫁给我”,都变成了玩笑话,敷衍于时间长河里。


以为可以永久的,但却是永久的错过了。


 




这些年他们都避谈这个话题,温尚翊尽力做到和之前一样,给陈信宏想要的一切。


但他忘了陈信宏想要的一切里,还包括温尚翊。


或者说温尚翊才是他的一切。


这才是陈信宏一直想要的生日礼物。


说出的愿望里不再有自己,祈求上天庇佑的,都是身边最重要的人。


只是自己再没什么想得到的。


只想求一个心安,求你还能继续在我身边。


 




“你只是没听到。”温尚翊声音闷闷的。


你总是孤零零地跟着镁光灯走,总是故意跳脱出其他四人所能触及的范围,总是让人觉得你独立于所有人之外。


总是这样。


你觉得这样就可以瞒得住我吗?


我知道当我靠近你时你会笑得像个孩子,我们并肩站在一起时你会觉得心安,隐晦而亲密的动作也都藏着你的小心思。


 




“不然就不要跑那么远去唱歌,还要拎北去找你。”


“不然就不要故意走开,好像在跟大家划清界限一样。”


“能不能,不要躲那么远,至少让我能够找到你。”


我才是,不想让你独自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残忍。


因为和你靠在一起的时候,世界才变得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听到没。”


温尚翊说了那么多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是那种很会说真心话的人。现在陈信宏还傻呆呆地看着自己,好像他说了什么很难理解的话一样。


他戳戳陈信宏想缓和一下气氛,对方却翻身上来吻住他。


炽热的气息透过唇瓣传到四肢百骸,陈信宏翘起的头毛蹭得他的脸颊痒痒的。温尚翊主动去勾他的舌尖,一切不能用语言说明的真心,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传达。


 




“我听到了啦。”


“那你最好给拎北记一辈子。”


 






----------------------




感觉好久没回来了,感谢你在等我:)









【信兽】特权

时间鱼:

【信兽】特权




他与你正式见面的第一天,就去了你家过夜。




他在多年后的采访说,只去过你家过过夜。




他把你的名字写进歌里不止一次。




他画过独角兽,那是他觉得独特的动物,后来成了你的专属LOGO。




你喜欢一只粉红色的熊,那是你亲手抓到的,他说你像它,可爱又暴力。




然后他自己抓了一只兔子,取名为陈小兔。




他还画了一幅画,里面只有粉红色的熊和隐藏树林中的绿色兔子。




他和友人创立了潮牌,吉祥物刚好和你同一天生日。




他知道你除了音乐外一切都很随和,比如鞋子不坏就不换。




从那之后,你成了潮牌的专属模特。




他专门为你搞了联名系列,更是让你体验了当一天店长的感觉。




他知道你第一次拍电影,于是全力支持。




他为你宣传站台,用心写下长影评,回复很多粉丝关于你电影的留言。




他拉着友人们一起去看,还PO了和你海报合影的自拍。




他还买了250张电影票当福利发给员工们去看,当然他已经二刷啦。




从不打折的咖啡店为你破了例,只要凭你主演的电影票就能享受折扣。




他导演的仅有的6支MV作品中,你作曲的占了4支。




明明自己的歌都不搞和音的他却给你做了和音,只有你。




保护主唱是大家的默契,所以玩笑恶作剧很少会开到他头上,可是你却是唯一那个可以呛他踢他踹他的人。




再后来,他有了严重的偶包,从来都是他整人,你总乖乖配合,可是“不满”时的你还是可以随时整回他。




他喜欢逗你开心,看着你的笑容然后忍不住也跟着笑开花。




他喜欢拱你唱歌,每当你唱的时候,他在一边比谁都专注和认真。




他喜欢看你SOLO,不止一次在演唱会上拿出相机来拍你弹吉他的样子。




他喜欢看你演出,不顾偶包全然热情骄傲的为你打CALL。




他喜欢看向你,逼近你,凑近你,贴近你,脸贴脸,近的像情人拥吻时的亲密距离。




他最喜欢的是与你在演唱会上的背靠背,安心把后背交托给你。




有时候他也喜欢恶作剧,用力搂你肩膀,挤压你,故意把重量都压向你。




「这是全天下最完美的阵容」舞台上的他和你。




他说大家可以拥抱不是恋人的朋友时漏掉你或是那个五分之四的抱抱止步于你。




他已经惯性对着右边唱歌,正如他唱的「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他写的那些词句,有意无意的,总喜欢对着你唱。




「也许我这一生,始终在追逐着那颗九号球 」他用力的戳了你胸口。




「有你都心跳到不行」也要特意对着你胸口唱。




他多少次对你唱「你不是真正的快乐」然后再号召大家为你加油打气。




他也会有小情绪,在台上公然把站你旁边的人推开,只为占据你身边的位置。




他喂过你喝酒,喂过你吃鸡腿,喂过你吃香蕉,喂过你喝酸奶,也喂过你吃蛋糕。




他自己不喜欢过生日,但是总记得你的生日。




哪怕字数有限制,祝福也要写的刚刚好。




他在国外的演唱会上为你庆生,说全世界朋友都在庆祝你生日,小骄傲的问你开不开心。




他在万人演唱会上只为你单膝下跪过。




他生日时写到「感谢有你,让我完整。」然后精心挑选的照片是自己及模糊背景的你。




他在获奖后第一件事是转过头告诉你说拿到了。




他说自己也作曲,所以只接受被你干掉,而你是他心中的最佳作曲人。




他熟知你身为团长扛起一切的责任感,给他盖毯子时的温柔,工作起来的严厉,喜欢脱衣服的怪癖,爱喝啤酒的休闲活动,或是只保留给自己孤僻阴暗的一面。




他甚至连你初吻的事都记得比你还清楚。




他总是记得十七岁你们相遇的情景,他说要小心不能错过你。




他说直到今天还记得,即使只剩两人还是要一起走下去。




世间一直有很多耳语是有关于他和你的传说。




于是他说团员之间没有爱,他说,他不爱你。




可是啊




你宣布结婚的那一天。




他很安静,没有转发,没有点赞。




明明二十三年来巨事无细,却在这一刻沉默了。




你总是特殊的那个人,在这一刻更加清晰明了。




你是享有他特权的那一位。




后来他唱兄弟的时候,唱到那句彼此都是彼此的孽缘业障,他总爱指向你。




「孽缘就是你跟之前没有结成正果的团员们。」




他转过头看向你。




你也看向他。




后来的后来




他问你再来走个二十年可以吗?




你说行!用走的用跑的用飞的用爬的都行。




曾经有个粉丝说,下辈子要做他的小话筒和鬓角,想了想还是说,下辈子想要成为你,你点了个赞。




你是如此独特的存在。




你是他重量级的神秘嘉宾。




你是他的在场证明。



[MD|XS] 个人连载中&已完结信兽文目录(持续更新ing)

无恙:

是这样的


我个人一直有一个「给喜欢的每个CP写篇文」的谜之梦想


然而墙头中也不乏信兽这样写了N篇文的钢铁之墙……


为了满足我的打卡欲望,决定制作一个目录在这里占位


可能之前有信兽同好不小心关注了「无恙」这个主博客,大家可以前往正确的储文小冰箱哦 →  啤酒与冰淇淋







连载中





【现实向/长篇】假称末日(2016-) 


两个大人以世界末日为借口,尝试找补彼此错过的时间的故事。


写作长篇,其实更偏向于日常系同居短篇集。顺带回顾2012年主要大事件&粉红~




【架空向/长篇】黑洞星辰(2013-) 


《美丽新世界》衍生世界观,反乌托邦设定文。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26世纪,天文台职员温尚翊,某日突然被匹配了一位男性伴侣……?







已完结





【架空向/中篇】天鹅船(2015-2017) 


关于绿色兔子和粉色小熊的轻飘飘童话。




【现实背景/长篇】甲之蜜糖(2016-2017) 


某团长一个不小心中了神秘邪术后,不由自主地深深「爱」上秉持团员之间没有爱主张的正直(?)主唱,从而引发的一系列欢乐又闹腾的事件~




【现实向/中篇】23(2016) 


2016年香港JUST ROCK IT时事背景。


简单来说就是分手的两人因为外地出差工作的原因又无法抗拒地搅和到一起的糟糕爱情故事。XD




【架空向/长篇】所谓五月轰轰烈烈(2016)


大学生陈信宏x漫画店老板温尚翊的轻喜剧!且看腹黑大学生如何吃怪兽不吐怪兽皮~




【现实向/长篇】隔音墙(2013-2016) 


「偶尔侧耳倾听,歌声里依然光芒斑斓,一如当时。」


2002-2003年时事考据向。一些在爱情开始前与开始后的,零散又温柔的小事。




【现实背景/中篇】与1/5月天恋爱的话(2014) 


乐团主唱沉迷恋爱养成游戏,疯狂攻略自家团长。


相关专家表示:电一下就好了!




【现实背景/长篇】摇滚八卦的诞生与转生(2012-2013) 


震惊!著名经纪公司内部竟有这样暗戳戳的地下论坛


为了探知真相,乐团成员卧底其中


谁知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惊天大秘密……(喂)







时事短篇集 





Fragment(2016) 


15年末-16年初的浅灰时事小段子。




无趣情话(2014)


恋人垃圾话的时事段子集,里面除了两个主角的嘴炮啥也没有XD


情话都是无聊又甜蜜的。




花生什么树(2013) 


2013年5月-2013年7月的时事衍生脑洞+粉红整理。







短篇集 





边际梦游指南(2016-)


魂穿、兽化、动漫梗、官方二设……总之就是各种各样怪力乱神超现实的paro。




白噪声(2013-)


零零散散的现实向短篇,大部分是时事/现实梗相关,也有歌词衍生和纯脑洞。










以上。


回忆犹可追,未来不可知。


seize the moment.